雨中重回旧时光

2019/8/19 11:30:40  来源:乐山日报


  ■王永春


  道道闪电透过窗帘照亮室内,云层中隆隆的雷声从远处滚来又滚去,红闪越来越亮,雷声也越来越响,风也大了起来,窗帘像风帆一样鼓起。伴着红闪雷声,急风带来了骤雨,哗啦啦扯天扯地泼了下来,打得屋顶雨棚叭叭作响,像炒爆米花。天地都裹在暴风雨中,满耳都是风声雷声雨声。暴风雨冲刷走小暑后连日的闷热,让人感到凉爽不少。


  风小了,雷声也越来越远、越来越弱,雨也收敛了狂暴,变得淅淅沥沥,簌簌簌簌地唱起了小夜曲。躺在床上格外舒爽,听着温柔的雨滴声,不知不觉勾起童年的回忆。


  我的童年是上世纪70年代,我生活在农村,经济困难。那时全家的收入,全靠父母给生产队劳动挣工分。父亲身体差,每天劳动评分不高,我们几兄妹还小,都帮不上忙。为了多挣工分,父母每天起早摸黑为生产队劳动,为的是多分几斤粮食,因此管我们的时间也就少了。


  少年不识愁滋味,那时,我最盼望的是过年、来客人和夏日的雨天。只有到过年的时候,父母会想尽千方百计,为我们几个孩子添置一套新衣服,做一双新鞋。大年三十,吃过午饭后,母亲拿出新衣服和一针一线制作的布鞋让我们换上,父亲还会给我们每人一毛崭新的过年钱,那时心里真比吃了蜂蜜还甜,那个美啊,现在都无法忘记。晚饭后,母亲变魔术般地拿出生产队分的早已放在家中的花生开始炒,当晚我们可以放心地耍,一家人围在煤油灯下,吃花生,听父亲讲故事,虽然没有电视看,也要听到别人家辞旧迎新的鞭炮声才肯去睡。大年初一,一大早到镇上供销社排队,说不定还能买到半斤不要糖票的水果糖。初二,到外婆家拜年,虽然只需花三毛钱的车费,我们还是要把这笔钱节约下来,通常是走路。舅舅挑着箩筐到路上来接我们,我和弟弟一人坐一头,被挑到外婆家才肯下来。在外婆家的日子总觉得很快,两三天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。回到家里,父母让我们换下新衣服,年便过完了。快乐的时光那么短暂,过了初五,生活又被按了重启键,又开始一天天过着困苦平淡的日子。


  那时的饭桌,每天都是红薯、豌豆等杂粮稀饭,或是玉米面糊糊,就着辣椒酱裹腹,有时母亲从泡菜坛子捞出一碗酸菜,也觉得是美味了。如果偶有客人来,父母会竭尽全力做一点可口的饭菜,也是红薯、豌豆,不过会煮成干饭。还会炒几个鸡蛋、两样素菜,偶尔还会有点肉,因份量不多,父母常常告诫我们不能抢着吃。通常客人也是很讲究的,会给我们留着,让我们饱饱口福。那时的菜油由生产队分配,数量不多,平时炒青菜萝卜,只能倒一点点,润润锅而已。因粮食不够吃,每家每户不能喂太多的鸡,仅有的几只鸡,在记忆中,总是生不了几个蛋。所以我们平时很少吃鸡蛋,只有过生日,父母才会为过生日的孩子煮一个蛋,不过生日的每人半个。


  夏季暴雨,通常生产队会放工。母亲要么拿出针线,缝补衣服,要么搓麻绳,纳鞋底,要么把破得不能再补的衣被拆了,清洗干净,等天气好时,借来筛子将麦面筛去麦麸后搅成浆糊,然后将布一层层糊叠在一起,晒干后,用来制作鞋底……而父亲会拿出一本厚厚发黄的已无封面封底的书,翻来覆去地看,高兴时把书中的故事讲给我们听。也就是在那时,我知道了武松打虎、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等故事,后来才知道它们的素材都来源于《水浒传》。我们通常闲不住,在家中上窜下跳,有时为了让我们安静下来,母亲会撮上两碗玉米,或蚕豆、豌豆等在铁锅里炒了,用香喷喷的美食安慰我们寂寞的心。


  嘀嗒嘀嗒的雨声沉重了双眼,迷蒙中我进入了梦乡,重回那苦涩而又甜蜜的童年时光。

版权所有:乐山市中区文化馆·图书馆 蜀ICP备14010140号 技术支持:乐山新闻网
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或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