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戒酒

2019/8/16 16:50:10  来源:三江都市报


  胡佑志


  父亲一直都爱喝酒。他说:“有好的菜,如果没有酒,我宁愿不吃!”一日三餐,父亲总是与酒相随。


  在我的记忆里,一日三餐桌上都少不了酒。上学途中,父亲总会让我往书包里放一个玻璃酒瓶,放学后路过村里的小卖部,就会给父亲打上一斤酒捎带回家。令我不爽的是书包塞上酒瓶,鼓鼓囊囊,而且书都沾上酒气,书页打开,一股酒气弥漫开来,同学曾笑谈我小小年纪沾染酒习。时间一长,我就不耐烦了。那天晚上一到家里,顺势把一瓶酒给父亲放在桌子上。对父亲说:“你以后别叫我打酒了,要喝酒你自个儿去打。”父亲的脸上掠过一丝难为的表情,什么也没有说。


  就在这晚,父亲喝得微醉。母亲说:“你不喝酒就没有话说,喝了酒话就多,少说几句,赶紧去睡。”作业做完,我走进父亲的房间,就见父亲在床上酒话连篇,反反复复说着一句话:“我儿长大了,翅膀硬了,连酒也不给我打了。”


  一次,家里来了客人,父亲叫母亲弄了几个菜,便与客人喝了起来,父亲举起酒杯,频频向客人敬酒。一桌人喜笑颜开,推杯换盏。父亲说:“儿子,过来!这是你姑爷、姑妈、大伯、大婶,你分别给他们敬一杯酒。”父亲的话俨然就是一道圣旨,我只好拿着酒杯去敬酒。“姑爷,我敬你,你慢喝!”挨个儿敬酒下来,客人顾及面子,对小辈的酒是有敬必喝。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,大伯实在支撑不住了,就歪倒在了桌边,众人才将大伯扶到床上。父亲也醉了,睡了一天一夜。待他醒来,谈及此事,父亲居然轻描淡写地说:“谁说我喝醉了,我没醉,是他们醉了。”


  每逢亲戚有请,父亲总会叫我一起去赴宴。母亲说:“注意到你父亲,别叫他喝高了。”酒席开始,我就陪在父亲身边,只要有风吹草动,我就会遵照母亲说的,不顾及面子,强烈制止。酒过三巡,主人频繁敬酒,一桌人以划拳助兴,输拳的一方必喝。父亲划拳技艺太差,接连喝了几杯。我担心父亲喝醉,见父亲输拳时,我就拿起父亲的酒杯一饮而尽。不胜酒力的我,在连喝了几杯之后,不省人事。后来,母亲见我们没有回家,找了过来,又是责骂又是心疼。第二天,父亲脸色欠佳,食欲不振,母亲立即叫来大伯,将父亲送到医院,输了几个小时的液体才算完事。


  醉酒事件之后,我们强烈要求父亲戒酒,可是效果不大。每当菜肴端上桌,父亲照样拿来酒杯,自酌自饮。更气人的是,一边喝一边说他的歪道理:“男人不喝酒,枉自人间走,男人不抽烟,枉自活人间。”


  一路走来,从青春喝到白发,五十多年的酒龄也让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。那天清晨,父亲走路倒地,送到医院,检查结果是脑梗。住院期间,医生一遍一遍地警告,不能饮酒,低盐饮食。一连几天,父亲除了谨遵医嘱,连酒、烟也戒了。病愈后,我们担心父亲旧病复发,但出乎意料的是,父亲居然不喝酒了。事后,我问父亲,这次真戒了?父亲信誓旦旦地说:“不戒不行啊,你没听医生说吗?经常喝酒容易发生脑血栓,血压升高,我不会拿生命开玩笑啊!”听了父亲的话,我知道父亲该有多大的毅力。


  不觉之间,耄耋之年的父亲戒酒八年了,不管在任何场合都滴酒不沾。对父亲来说,戒酒就是一生的幸福。

版权所有:乐山市中区文化馆·图书馆 蜀ICP备14010140号 技术支持:乐山新闻网
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或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