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生活描绘成童话

2018-9-26 14:50:57  来源:乐山日报

  ■程 川


  对乐山诗人来说,林梅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。因为对诗歌有着相同的热爱,我与诗人林梅在几个场合照过面,但没有过多的交流,那时,只知道她是井研县研城小学的英语老师,她给我的印象是纤秀恬静、沉默寡言,诗人们喜扎堆,而她游离在这伙人之外,所以当她把自己的还散发着油墨清香的诗集《如是初心》赠与我时,我暗中吃了一惊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帕斯所言“诗人倾心于沉默,却又不得不求助于语言”,说的不就是林梅么,给了我一份无言的惊艳。



  《如是初心》由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华文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,收录了林梅的61首诗。这些诗篇幅大多精短,浏览品读,集子中的诗作多以抒情为主,以清新婉约见长,与诗人林梅的气质十分吻合。



  诗是主情的文体,先贤论诗不也说“感人心者,莫过于情”么。但当下的诗人们对诗歌以抒情为主这一属性抱着相当不屑的看法。大陆的抒情诗歌写作昌盛于上世纪80年代中,以舒婷、北岛、顾城为代表诗人的一批可谓那个时代诗坛的领风骚者。上世纪90年代始,诗人的心理和诗歌的表达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主观歌诵为特征的抒情诗渐渐让诗人们弃之,而纷纷以冷静的笔触对客观事物以散文化的方式叙述、呈现,这好像是延至今日诗歌写作的一大趋势,虽然让许多普通读者落下“晦涩难懂”之诟病。



  我为何要闲话上面一段,并非为了卖弄什么,而是为了厘清林梅诗歌的审美特质:当属传统的抒情诗风格无疑。对于不同诗歌的审美,因读者而异,其实并无高下之分。就如当代西班牙最负盛名的诗人阿莱桑德雷所言:“诗是什么,诗就是诗人的一个祈祷、一个询问。”也就是说,诗是诗人与这个世界的一种对话方式、一种精神交流方式,林梅的诗,正是她对青春、理想、爱情、亲情、友情,人生以及世象的一份份浓烈而又清纯的倾述:“你如我追寻的/和平自由与美丽/也如亲情友情爱情/魂牵梦绕生生不息……”(《海恋》)



  林梅爱诗,爱得真、爱得痴,生活中的喜忧都《与诗相恋》:“不知世上会否有永恒的爱/但我确信你必是我的初恋/而我也定是你/最特别的知己”,诗人渴望自己的痴情付出,能达到缪斯的垂青。诗人以如是初心待缪斯,缪斯也以《如是初心》以待诗人。诗人与诗神的交融,孕育了美丽的诗篇。请看――《露》在诗人的笔下闪烁着圣洁的光辉:“伏在宁静的黎明/静候着东方那一抹胭红/倾心你的晶莹/你万般温情/化作天边美丽的彩虹/昼夜交替/叶绿草青/思念你衣袂飘然的倩影/在时光的余晖里/写意你的轻盈/你的玲珑与清纯”,而炎炎《夏日》在她的笔下,也是那么美妙而令人神往:“甜美的歌声回荡在森林/娇憨的花朵打量着自己的影子/蘑菇伞下/挤满了山谷的居民。”



  众所周知,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,多种思潮冲刷着我们。而诗人林梅沉浸在自己的诗歌的世界里,把生活描绘成了《童话》:“是否万物有灵/如诗的岁月/长满了一地的童话”,这是她的神往,也是我们的梦想:“遥远的森林里/荡漾着甜美的歌声/满篮的蘑菇醉了笑脸/阳光下/花儿娇艳/四季馨香/那开满一世的纯净/朵朵写意/我今生的盼望……”(《童话》)



  在成人的世界里,诗人也知道,生活并非如童话一般美好,诗人对生活的热爱因此有着一份固执的坚守:“你是一粒/深埋几千年的石头/唤醒你只是一种幻想/埋就埋着吧/挖出来也是一块不能醒来的石头” (《为你写诗,对着梅花》)。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怀,深切动人,“或许明天花蕊就会垒起香冢/但是梅花相信/只要石头还在/誓言就不会老”,诗即思,诗言志,对着梅花,为你写诗,梅花为何物、石头为何物,你为何人,是我是他,也是诗人本人。



  在林梅的这本《如是初心》的诗集中,信手拈来多是纤巧精美之作,虽然韵味悠长,但又让人觉得意犹未尽,如果把林梅的抒情诗比作甜品,那么在“美食家”眼里,甜品之后,品咂几口清雅的绿茶岂不更加惬意。诗人林梅描绘生活的美好,为我们呈上甜品般的《童话》,早已备好的绿茶《也是童话》:“是谁?/惊醒了我的童话/对面的高楼里/是否住着海的女儿”……“女人的哭泣/是七个小矮人/欺负了偶然闯进了森林里的公主/还是卖火柴的小女孩/忘记了回家的路。”是的,在人世的迷林里,我们都快忘了回家的路、都快忘了那些美好的记忆了,是诗人用美丽的歌声一声声将我们轻轻呼唤……

版权所有:乐山市中区文化馆·图书馆 蜀ICP备14010140号 技术支持:乐山新闻网
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或以上